童女=咸鱼

粘锅了的童女咸鱼,沉迷阴阳师和刀剑,cp通吃,目前沉溺于般若小龙的沼底,正在四处找粮并试图自割腿肉


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jpg
非酋真田三琉发出了开心炸了的声音

海鸣:

次郎啊啊啊啊啊啊!

GOR叔:

[授权汉化]

我全都要.jpg系列

①-④ 与刀刀对上目光的话

⑤-⑨ 审神者说了「我喜欢你」后

あわさわtwi走

最近寺考试周吗(感觉wb和lof都很低迷ww

请大家多加小心,毕竟现在有人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

像部部的呆毛呆毛呆毛呆毛呆毛随风飘扬:

kkkkkk

今三岁:

不知道能帮上多少,只希望太太们都能安好!

莲花不姓白:

请大家务必当心啊

糯米狐:

五颗糖:

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

还请尽快转发,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保护我方太太,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尽量多扩散,让他们都知道,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能保一个是一个,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对吧

我的tag不够多,也不知道其他的,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这样能扩散的更快

别去关注他,也别搭理他,放着他晾着他,微博能注册一个,就能注册无数个,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疯狗谁都拦不住,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

忍住了憋住了,把手管好把嘴闭严,不要管他,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多好的机会,谁能不想抓住呢〔笑〕〔狗头〕

道德是个好东西,但是他们没有,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

稳住,我们能赢

有的人觉得我有没有很多,同人超过十万是很难,但是就算没有超过,平白被查一下也不舒服不是?

SSSSwagger:

ATTENTION!

从今天起我的粉丝们都是我的锦鲤

最近实在太丧,想出去玩...
推荐喜欢并评论出你们的城市
如果有天我去了你的城市我会通知你
按照上面之前样片给你拍一张个人壁纸
但如果有差错也请你也做好心理准备
我会尽最大努力并结合当地特色来拍
也算是完成今年的一个梦想

记得要请我喝可乐
可口的

当然,这也可以是带家人一起
也可以是情侣一起

当你点亮屏幕,壁纸是自己。

拜托我亲爱的同学画的审神者人设!超好看!
私心打个刀剑乱舞的tag,占tag致歉
以下是人设:
姓名:真田三琉
职业:巫女/审神者
年龄:22
爱好:看书,十分关心自家的刀剑
家庭成员:父母,父亲继承了家里的神社,母亲则担任大学数学老师,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
性格:温和娴静,不过被惹急时会炸毛
个人情况:就任审神者一年有余,关心自家刀剑男士的感情生活(虽然自己是单身狗一只)(哎呦扎心了老铁),现世工作不算繁忙但也绝对不闲(所以公文基本交给长谷部处理),神社忙的时候会在现世加班加点累成狗(……),胃不好,所以是医院和药研的重点关注对象(这一点宗三一定是吃醋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次都内番+0--by内心疯狂流泪的真田三琉)(难道不是因为你把他和药研编到一起去内番嘛?不翘才怪--by她的闺蜜肆夏)(哎呦扎心了老铁--by肆夏的男刃堀川国广)








有奖竞猜,我什么时候脱单?

亲爱的请你们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只是派你们去打了个兔子药总你和宗三咋就红脸了呢
明明之前脸都没黄
嗯,差不多了,安排你俩结婚吧



后面是和闺蜜的延伸聊天
(最后聊了个手入室.avi)

诡子.:

求好心人救我狗命……
坐标成都
就是图上这个小朋友,我妈决定杀掉他
因为我妈看到了那个关于小朋友被咬得狂犬病死掉的新闻,就开始杞人忧天,怕丑丑出去咬到人并且我妈非常偏激我完全无法说服她,她也不准我回家照顾狗子,包括现在她觉得我对狗子过分关心超过了关心她,所以狗子可能,非死不可……
关于狗子的情况,二岁公狗,未绝育,疫苗是很久之前打了的,不爱吃狗粮(家里喂的猪肝饭我知道不健康但是我不敢反抗我妈)身上狗味有点重(也是因为不吃狗粮)消化不良每天要出去溜达不然会吐,出门一定系绳子不然他立刻放飞自我,脾气特别好,怎么挼他都不会生气(不舒服他会舔你真的弄疼他了他会拿牙齿嗑你不会咬的)陌生人靠近他他会躲,特别护家护主人,晚上睡觉要挨着人睡不然他要哼哼,会逮耗子和蟑螂蜘蛛??
也可以寄养,中途狗子的所有费用我出,大概时间是一年左右,一年后我就毕业了
这个小朋友挺麻烦的是我没把他教好,希望有小天使愿意领养,拜托了

有你在的错觉

【联动】 @梓熙你嘎哥
注意事项:
一刀片
一ooc慎
一最后甜回来了你们信我

正文:

有你在的错觉
cp:大包平X莺丸

今天啊,应该给莺丸一个惊喜。
出阵回来的大包平如是想着。可是,当他一如往常的推开和室的门时,那家伙却不在。
那个茶色头发,笑起来温温和和的,让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却不在。
今天,莺丸那家伙去哪了?大包平不知道。他只是找啊,找啊,莺丸平时经常去的茶室,莺丸经常去的那个走廊,都没有见到那眸中总是溢满温柔,声音清脆动听的他。
莺丸那个家伙去哪了?是不是在三日月那边?纵是经常看三日月不顺眼的大包平,也禁不住自己的疑问去了三日月的房间。
大包平殿,是忘记了什么事情吧?不过想不起来也好,哈哈哈哈。被誉为天下最美的刀剑的人依旧是一副淡然的模样,只是如同新月一般的瞳眸中散发着淡淡的哀伤。
啧,这臭老头怎么回事。觉得不对劲的大包平皱着眉走出三日月的房间。
那么,莺丸去哪了呢?大包平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的茶几上,泡好的茶水冒着热气,散发着清新的茶香。
莺丸回来了?大包平喜出望外的四处环视着,然而,那熟悉的身影依旧没有闯入大包平的眼帘。
那么,莺丸到底去哪了呢?总是有忘记了什么的感觉呢。大包平决定去询问当时一同作战的药研。
被多次询问的药研长叹一口气,告知了大包平那已经遗忘,或者说是不愿意想起来的真相。
莺丸先生,不是已经在三天前的出阵中,碎掉了么?他把自己的御守给了你,又为你挡下了致命一击,这件事,你已经忘了吧,或者说,你不愿意想起来吧。
大包平愣愣的,记忆中那模糊的片段依次清晰起来。
明明那个地区的敌人,以他们的实力是可以击败的。但当大家深入到敌军内部时,检非违使出现了。
检非违使的实力相比较于时间溯行军的实力要高,并且,遇强则强。回本丸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作为队长的莺丸只能应战。
可是,检非违使太过强大,本已经精疲力尽的他们早已经力不从心。
“大包平,接着。”刚刚斩断了一柄放免太刀的莺丸将自己的御守扔给刚刚打败了一柄胁差的大包平。
“莺丸,我用不到这个。”刚想把御守还给莺丸,又一柄大太刀咆哮着攻了过来。
发现的太晚,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大包平已经身负重伤,这一击如果承受下来的话,那会……
可是,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没袭来,相反,温热的血液溅到了自己的脸上,是莺丸的血,在危机之时冲到自己面前挡住致命一击的莺丸瘫在了大包平的怀里。
那一瞬间,时间仿佛静止了。血,御守,遍体鳞伤的莺丸,周遭陷入苦战的同伴,和那柄伤害了莺丸的大太刀。
解决了那柄大太刀的药研和终于打败敌人的众人走了过来,药研检查了一下莺丸的伤势,摇了摇头。
看着怀里渐渐消逝的莺丸,大包平眼中的泪滴落下来,一滴一滴打在了莺丸的衣服上。
“别哭嘛,大包平。”莺丸笑了,“在我祭日的时候,给我,献点茶吧。”说完,莺丸的躯体便化成了万千光点,随风飘散。大包平徒劳地收紧手臂,像一个小短刀一样,嚎啕大哭。
日子总归还要继续,大包平被审神者一路拖行到了锻刀室。
“大包平,这次拜托你了。”审神者拍拍大包平的肩膀,“把‘他’带回来的任务,我觉得,交给你这是最好的。”
把“他”带回来?大包平一头雾水的看着审神者。
将资源调配好丢入锻刀炉,显示时间为3小时20分。
那么,会是谁呢?大包平丢近了一个加速符。
“我是古备前的莺丸。关于名字的由来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嘛总之都多关照。”
随着樱花的散落,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莺……莺丸……”大包平愣在当场。
“嗯,我回来了。”莺丸笑了,“哎?大包平你是在哭嘛?”
“才……才没有。”伸手搂住失而复得的莺丸,大包平喃喃到,“欢迎回来,莺丸。”

一边看(吃)好(狗)戏(粮)的审神者:哎呀妈也终于把莺丸给煅回来了,嗝儿。

今天的本丸依旧充满了狗粮之花吐症(四)【药宗向】(是四吧我忘了大概就是吧)

青江:药研啊,老实交代,对我家宗三,什么看法?

药研:我……很早就注视着他了啊

青江:(按头)啧,你们俩真别扭

http://t.cn/ReQcsf0

芹菜不能吃-猝死于日更【不可能的】:

【玩玩这个】

热度应该不过20


(私心到13日截止_(:з」∠)_)

今天的本丸依旧充满狗粮之花吐症(三)(药宗)

真田三琉:药总加油,争取拿下宗三美人。

药研:大将你……我尽量。
http://t.cn/RdtcvW9

胁差日常没刀权系列
欺负青江江我表示很开心
反正爹追不上我机动低2333333333
(石切丸:主殿可是我打击87)